【镇魂/巍澜】《和老师谈恋爱》(师生AU/R18+60%PWP)

《和老师谈恋爱》
巍澜/师生AU+年龄操作年上/傻白甜校园青春物语(。)
60%PWP警告,R18警告。

—正文↓—

  赵云澜为了一节生物课做足了准备。

   这实在很可疑,他平素上课吊儿郎当恨不得把两张桌子一合把自己当盘菜搁上去,能动嘴绝不动手,作业纸就从没超过一张。若不是学习实在好又是个小阔佬,让老师校长都睁只眼闭只眼,他肯定不能活的这么美滋滋。

   赵云澜下课后连厕所都没去,放着同桌大庆独自撒欢,一直等到上了课,揣着学案的沈老师风度翩翩地走进教室,百无聊赖的赵云澜才从脸上长出朵花来。

   没骨头的赵云澜在椅子上左右扭扭,把四肢找出来摆齐,眼睛直溜溜地盯着沈教授,摆出一副要认真上课的人样来。沈巍目不斜视地走到教案前,班长喊出上课口号,他才抬眸扫了一下班级,眼神下意识地就跟满脸堆笑的赵云澜碰上,他立马又垂眸,很斯文的开口让学生落座。

   赵云澜笑得跟嗅了蜜似的,眼睛就没从秀致的沈老师身上移开过。他心里乐滋滋的,谁能想到这么好看的沈老师是他的男朋友呢?沈巍沈老师样貌堂堂性情温和,人品也如光风霁月,赵云澜可以说是他的唯一败笔。沈巍入学后执教一个月,就被智多近妖的赵云澜以一种猫的敏锐嗅探到了他的情感,这种感情是不伦的、邪恶的,充斥着不被接受的一切黑色元素,本该将使坏的小猫吓跑,但无法无天的赵云澜没待犹豫,直接凑到沈巍办公室里故作天真地问:

  “沈老师,您是不是喜欢我啊。”

 

  赵云澜端正得坐了没到十分钟,又缓缓地融化在课桌上,只一双眼睛还锲而不舍地追随着沈巍。他殷切十足地听着沈巍清朗徐徐的讲课声,可连情人的半个眼光都没能得到,不免有些扫兴,身边的大庆正在聚精会神地给杜甫化妆,自娱自乐很是开心,杵在他前桌的郭长城小脊梁挺得笔直,只是死命学也没学脑子里去。赵云澜使坏在课桌底下踢前桌的凳子,看着郭长城打了个机灵,便蔫坏蔫坏地扯着大庆一起在人背后低笑。

  沈巍的讲课声停顿,视线扫过教室,打算找人回答问题,赵云澜连忙和班里寥寥几个人一起举起了手,而郭长城则像放了气儿的气球似的瘪下了身子。

  沈巍的视线虚虚略过赵云澜,点了他身后的人。赵云澜不开心地放下手,眼还盯着沈老师,希望能从他那里得到点正大光明偷//情的刺激,可惜沈老师答应跟未满十七的他谈恋爱就已经是道/德/沦丧了,更别说偷//情。沈巍权当没看见,一连四次都没点他,眼看着题目越来越难,直到眼看着就要剩赵云澜一个人举手的时候沈巍停住了嘴,不打算提问最后一个问题了,可赵云澜不待他说话就施施然举起了手。

  沈巍抿着嘴,看着笑意盈盈的懒散小情人。周围轻声响起学生们的窃笑。

  他没办法,只好点了赵云澜的名字。

  赵云澜就像荣获总统职位般在隐隐的笑声里站起来,分毫不差、口齿清晰地自问自答了本该在沈巍学案上的内容,周围的学生哄得一声笑的更开怀了。他们以为赵云澜是个与常人不同的天才,是个自高自慢的叛逆符号,是个敢于挑衅老师的硬点子;他们以为他们笑的是他的不怀好意、他的脑后反骨。实则没料到叛逆天才放学后要扒着沈老师的大腿给人打口/炮。

  赵云澜得意洋洋地笑着注视着沈巍,眼里全是张牙舞爪的勾引,迫使这种小女孩儿似的恃宠而娇传达到沈老师的脑子里。沈巍差点就破了功,心里发烫,嘴边却吐出“请坐”两个冷冷的冰坨子来。

  大庆把杜甫画成了达斯·维达,这时也放下笔,拿肘子戳了下刚入座的赵云澜,赞叹道:牛逼啊!

 -

 

  一节四十五分钟的生物课就这么过去了,沈老师从不拖堂,按点下课,教室里的人按点下课,教室里的人三五成群往外走,大庆又要去上厕所,临走前招呼了赵云澜,被赵云澜踢了一脚,并被嘲:“你尿频尿急啊?”

  大庆反呛了一句,临走前还不甘心,搡了一下老实坐着的郭长城,扔下两块钱,让人去给他买瓶水,不敢怒不敢言的郭长城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猛地窜起来,拿着钱就跑,被高高昂着头照镜子的小丫头祝红看到,翻着白眼骂大庆不是人。

  大庆:喵!

  赵云澜眼看着沈巍收拾好了学案往外走,急忙抬动尊臀站起来跟着走,他们一前一后走出教室,在拥挤的走廊里相隔三块地板砖,沈巍回头看了他一眼,不语,径自下楼,拐到空无一人的教师厕所里。

   赵云澜进来的时候他正在洗脸,白皙的脸在轻薄的冷光下几乎透明,眼睛小心地放到沾不到水的地方,闭着眼,十分禁//欲。

  赵云澜从背后抱住他的腰,笑嘻嘻地呢叫:沈老师。

   沈老师把不听话的小男孩儿直接按在冰凉的墙砖上吻,脸上、额发间的水珠蹭到赵云澜鼻尖,他仓促的呜咽一声,鲜红的嘴唇张开,就亲亲热热地贴着沈巍的身体往人嘴里伸舌头,像个殷切下//流的吃奶小狗,被沈老师修长有力的手暗示惩//罚性地拍了好几下屁股。

   他抽条不严重,目前比沈老师矮一个头,身体又很纤细,接完吻后直接黏在了沈老师怀里。

   上课铃都要响了,沈巍拍了拍他毛茸茸的脑袋,把怀里的人拔出来,故作严厉地嘱托:“好好上课,不许胡闹。”说完后,又情意绵绵的补充,“下课了来找我,我给你做了午餐。”

  于是赵云澜直接乐不思蜀的笑过了整堂课,把祝红小姑娘惊得直回头看他,心想这人怕不是个傻子。买水买了半节课的郭长城鹌鹑似的窝在门口,被历史老师楚恕之瞪得差点尿裤子,楚老师瞪了他一会儿,冷哼一声,翻了个白眼儿让他进门,继续捏着兰花指在黑板上勾勾划划。

 -

  沈巍在学校里有一间独立的办公室,为什么他一个实习高中教师会有自己的办公室,究其原因也没人知道。总之,办公室十分像样,有一桌一椅不说,还有个招待客人的沙发,甚至角落里还放了一台微波炉。

  赵云澜跟着他进来后扭头就锁了门。

  沈巍从书桌抽屉里掏出一个便当盒,放微波炉里叮了三分钟,然后拆开摆在茶几上,配上一杯牛奶,示意赵云澜快吃。沈老师做饭竟然很有一手,菜色丰富味道诱人,可惜赵云澜心不在此,草草吃了几口,手就摸上了沈老师的大腿。

  “不行,”沈巍耳根红了,“你快吃饭。”

  赵云澜于是悻悻地继续吃饭,好容易等到饭吃完,他都快坐到沈巍腿上了。等到他终于把饭盒放下,把牛奶一饮而尽后,就醺着一圈奶胡子磨磨唧唧地朝沈老师撒娇索吻。他整个人挂到沈巍身上,笑嘻嘻地卖乖,沈巍歪头躲了他两下,见躲不过,终于一狠心按着赵云澜的脑袋将嘴巴贴上去。

  在线看皮的不行小澜孩被(。)

      第二次补微博链接。

      如果看不了,打开链接后选择用浏览器打开,或者直接搜索_溺毙_进主页观看,谢谢你们~
  —END—

       谢谢你们看我写文,顺便dd我还在约稿,我写文还可以的(小声BB)。

评论(68)
热度(1298)

© 快落nacci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