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spideypool/小甜饼]《男朋友》

[spideypool/小甜饼]《男朋友》(其一)

前几天生病写来虐自己,想了想觉得大家要一起分享(。)

一只撒娇的虫和他的男朋友。

小虫第一人称/甜甜甜甜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甜甜甜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甜甜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甜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甜

      ——


    我掉下来的时候,踉跄了一步,鼻涕和眼泪刹那被掼出来,全糊在面罩上,糟透了,我伸手把面罩拽下来,用手捏了捏,一种诡异又黏着的声效成功使立在我面前的Wade止住了动作。

    我抬起头看着他,吊着一只手,吸吸鼻子——“一个拥抱?”

 “汪!”他一下子抱住我,厚重的温热感像只扑面而来的熊,我支着脑袋在熊的怀里偎着,听他让人有点恼怒的嬉笑——“哥以为能侵入蜘蛛侠的病毒还没出现在基因链里,现在看来它们应该都下崽了。”

 “那一定是在地铁里大声哭闹的小男孩。”我嘟囔着用额头抵着男朋友的有力胸肌,我们相拥处密不透风,纽约的冬风阻碍了一切好事儿,病菌跟它不相上下——“我们今晚去哪儿?”希望没人能阻止超级夫妇来一场楼顶之上的约会。

 “或许你该约会的对象是豪斯医生。”Wade伸手把鼻涕将要擦在他制服上的我的脸抬起来,他的提议不出所料的扫兴,我蹭了蹭他的手,不甘心就这样——“Wade……”

 “嘿,嘿,别这样,心肝。”他掐了掐我的下巴,脸凑过来,面罩上两个黑圈又悚又萌——“小可怜。”他看上去一副心疼极了的滑稽样,趁机亲了我一口,我抽了抽鼻子,很想再来一次,但不太行,病菌让我放弃逍遥夜晚的同时还使我不能享受到大阴//茎男朋友的身体关怀。

 “sir,请便。”我低下头——“现在你有了一个专属AI。”

 “那我应该给我的专属AI一个墨西哥卷饼,和一个围巾。”Wade边说着边把一团围巾递给我,里面还藏着一个热乎乎的卷饼,我接过来看着粉红的hello Kitty,感动的眼泪汪汪,鼻涕也悬然,我赶紧吸了回去。“现在,”Wade摸了摸我的头——“哥要给专属AI带点药来。”

    他边说着,边从楼顶回到楼里,我围着围巾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旁,现在不早了,街道两旁空无一人,店铺也都关着门,路面上唯二的动静是扑棱的麻雀,寥寥几只,冷的扇不动翅膀,我咬着卷饼,走了半天才看到一家超市。

    我没有进去,蜘蛛侠感冒和变态coser听起来都不怎么样,我在门口把卷饼全塞进嘴巴里,Wade也拿了两瓶水过来,还有一些别的——“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,”他对我说。

    我头脑发热,打着喷嚏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最终我们站在唯一的一家药店前,显然,它已经关门了,Wade抽出了背后的刀——“嘿!”我出声制止他,Wade扭头看我——“不伤人!”——我依旧盯着他。

 “收起你的斑比大眼,哥会把赔款端正地放在他桌子上,怎么样小天使?”

    他说完就用刀划开了门栓,伸手扯开了门,里面黑悄悄地,我皱着眉头跟在他后面,Wade吹了声口哨,朝里走,突然一声刺响响起,像是警车的鸣笛声,紧接着灯打开,一些弹珠和仿真子弹朝我们袭来,没伤害但依旧很痛,我被几个弹珠打中了,捂着痛处看着屋里的摆设,一个青蛙玩偶正张着嘴发出笑的电子音,看上去像个嬉皮恶作剧,Wade大呼小叫着跑到药柜旁,而我刚刚一抬头,脑袋上的水袋突然爆破,我整个人都被淋湿了。

    Wade的声音戛然而止,注视着我。

    我浑身又冷又烫,像只瑟抖的鸭子,我也看着他,打了个喷嚏。


 “哥很难过。”

    我浑身滚烫,缩在被窝里,鼻息堵塞,呼吸时听起来像风吹猎斗篷。窗户上被打碎了一个大洞,Wade带着我这样“入住”了一家宾馆。

    我的男朋友现在看起来不太好,面罩上的两个窟窿耷拉着,语气低落,高大的身体缩成高大的一团,蹲在床前看着我。——“哥是个糟糕的情人,”他嘀嘀咕咕,“哥没照顾好你,让你像个毛毛虫一样软软地趴在这儿。”

  “我太没用了。”他失落的蹲着,看上去像一头失落的熊。

    我的心都软了。

    我的健壮混账男朋友,一个总让人生气的欠揍人渣。他带着枪呢,能把所有的坏蛋教训地瑟瑟发抖,无数的女人都爱着他有力的身体,臭名昭著的deadpool。他为我织了围巾,又带了热乎的卷饼,现在又像个孩子一样蹲在我床边懊悔他没照顾好生病的我。

    我把身体往床边凑,探出一个头看着他——“sir。”我小声的呼唤着,心腔被高温烘成没出息的一滩,想流到他心里煨暖他。

    “摘下面罩亲亲我吧。”


    —END—

听人类说看不到,重发一遍ww

评论(9)
热度(243)

© 快落nacci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