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all爆]《接吻惩罚》

《接吻惩罚》
是咔酱因为不合群要被大家亲吻惩罚的小甜饼。
谢谢观看~

—正文↓—

  爆豪胜己很不合群,像特立独行保持神秘的猫。一般来说,除却学校组织的活动之外,任何以1A为名的集体活动都不参加。一开始大家还没察觉到他这份伤人的冷淡,在假期时学校组织了野餐,同学们约好一起集合去野餐地点,可是左等右等也没等到爆豪,电话又打不进,于是热心小伙伴们鉴于前车之鉴,都害怕爆豪遭遇了不测,直接去了爆豪家,最后才发现爆豪先他们一步到了野餐地点。

  害的迟到的1A集体被相泽老师一顿暴打,甚至还取消了快乐的野餐。

  “关我什么事啊……明明是你们偏要等我……”爆豪恶声恶气地说到最后,收起了声音,看着面色沉闷的大家,他突然感到了良心上的不适,于是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自己的零花钱后,抱着肩膀偏着头开口:“嘁,烦死了,那我请你们吃饭行了吧。”

  劳累了一天的女生们抬起脸,眼里散发出想要进食的野兽的光。而上鸣却用一句“诶~一点诚意都没有”不识好歹地惹起了爆豪的怒火。

  爆豪紧皱着眉头,勉强按捺着自己挑动的青筋,问道:“那你还想怎么样。”

  “一点惩罚强度都没有,而且请20个人吃饭也很费钱吧?”上鸣完全察觉不到头上的恐惧,自顾自地摆出严肃的态度,“不如这样,你请女生吃饭,剩下的……给我们一人一个kiss怎么样?”

  “……哈?”爆豪莫名,疑问甚至超过了愤怒,“我为什么要啾你们啊?”

  “这才叫惩罚啊!”上鸣奸笑,身旁的三奈挥动手臂大叫着“诶——我们也想跟爆豪亲亲!”

  “那岂不是就成福利了吗!!俺不同意!”峰田实急忙打断,“而且俺才不要亲又臭又硬的男人呢,尤其是爆豪!!”他毫不怕死地叫嚣,回头想拉队友,结果看见大多数男生凑在一块儿议论纷纷,时不时冒出“是个好办法呢”这样的点子。

  于是不知怎么的就这么定下了——爆豪要给在场的男同学一人一个kiss,虽然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完全没顾上爆豪的脸色。

  爆豪胜己看着面前站成一列高低不一的男同学们,有种拿起保龄球把他们全砸光的冲动,身边的还有女孩子们在围观,手捂着嘴窃窃私语的,真叫人烦躁。爆豪胜己在转头离去的关头踟蹰了一会儿,看到上鸣电气那张白痴似的脸上挂着的嘲讽,终于冷冷一哼,走到常暗身边,揪着他的鸟嘴,低头蹭了一下。

  “……?”常暗还没反应过来,只觉得什么柔软的东西从他的硬喙上擦过,好像柔软的云彩。

  爆豪用了大概不到三秒钟完成上述步骤,面对电气“诶~这样不可以哦”的质问完全无动于衷,然后,铁青着脸,一手捏住了峰田实的脑袋上的球。

  峰田实暴泪——“啊啊啊啊不要快放过俺啊啊啊好恶心啊啊啊!!!”一边哭着一边整个人都被爆豪提开地面,然后从泪花中看到爆豪漆黑的凑过来的脸,绝望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,同时抽噎:“俺的清白……”

  爆豪冷冷地吻了一下峰田实的脸,然后松手,面不改色地步向饭田天哉,只留下趴在地上嘤嘤哭泣悼念自己的清白身子的峰田实的身影。

  “等等,让我来吧——”上鸣电气忽然蹿过来搭住爆豪的肩膀,趁人还没拒绝急忙贴住爆豪的嘴唇。爆豪惊了一下,手抵着电气的胸膛却没有立即推开,直接被趁其不备的电气的舌头突破了齿列,舔到他湿////黏的口腔里。

  完了——电气心里一抖,却发现爆豪不动了,贴在胸前的那只危险的爪子也没有冒火的迹象。他小心翼翼地舔了舔爆豪的舌头,发现仍无反应,这才放心,他继续深入,嘴唇挤作一处,在搅动爆豪僵硬温顺的口腔时,电气还趁机暗叹:居然甜甜的……

  空气都宁静了,隐隐响起三奈的抽气声。爆豪胜己仿佛失去了意识,被电气缠着嘴巴渍渍亲吻,发出黏///////腻而暧/////昧的火////辣水声。周围的人反应不一,女孩子们捂着嘴“啊”的惊叹一边目不转睛地看,其他的人莫名有点脸红,濑吕挠头讪笑,因为他被电气扯了过来,也是下一个要亲吻爆豪胜己的人。

  班里的核心之一绿谷出久则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,直直盯着这边看,轰也面无表情地凝视着爆豪。

  他们在这尴尬又暧昧的氛围中足足吻了五分钟,电气察觉到胸前的爪子稍稍一动弹,正准备脱身,就“啊——”的一声浑身放电,等他从爆豪的嘴里离开时,已经完全失去了大脑,像个水母似的举着手慢慢在人堆里徘徊。

  爆豪胜己被吻的急急喘息,用手背捂住了微红的嘴唇,湿润又明亮的红眼睛恶狠狠地看着大家。被这样的眼神注视着,不知为何,大家心里一突,气氛变得有些不正常……

  就、就好像爆豪被谁欺负了似的,却意外的色///气……

  “真难办啊……”濑吕笑了笑,打断了这令人窒息的遐想。他上前一步,看着耸起肩、仿佛有些防备的爆豪,犹豫一下,牵起了对方的手,亲吻了一下爆豪的手背。

  “这样就行啦。”他弯着腰抬起头看着爆豪很帅气地笑了一下。

  “……哼。”脸色发红的爆豪抽回了手。

  接着,他走到饭田天哉面前,仰起头、微微喘息地看着他。饭田很高大,如果与他亲吻,不仅要他低下头,还要爆豪踮起脚才行。爆豪仰视着他,没有动作,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,饭田眼镜一闪,低下头,说了句“我明白了”。

  然后他捧起爆豪的脸,吻了一下他的额头。

  爆豪胜己伫立着,额头露出,眼睛睁的大大的,竟显得有些稚嫩蒙昧。他僵持过后,眼珠转了转,看到站在饭田身边的,脸已经比头发还要红的切岛锐儿郎。

  “……”

  爆豪的脸,就像被纷纷破土的春芽侵占的地面那样渐渐覆盖上了绯红。

  “笨蛋……”他气咻咻地骂——“你脸红个什么啊!”

  “……啊”切岛抬眼看了一下他,没能回答。实际上不仅是他,不少人的脸都红了,只不过他红的比较过分,像是头发上的色素全到血管里然后输送到脸部组织里似的。

  爆豪咬着嘴唇,脸克制不住地涌上热血。他走到切岛的面前,对方还是看都不敢看他,他只好探过头,将湿/////漉的微///肿的嘴唇贴上去。切岛动也不动,只是手抚上他的背,两个人嘴唇紧贴,四目相对,屏息着亲//吻着彼此。

  ……直到差点喘不上气。

  两个人嘴唇分离,喘息了一会儿。切岛才抬起脸,他脸红的厉害,眼睛里闪烁着炙热的情感,爆豪被他注视着,不自在地扯了扯领子,两个人沉默着缓和了一会儿剧烈的喘息,然后爆豪走开了。

  “是……这里吗?”爆豪指着障子目藏的口罩,对方摇了摇头,然后伸出一只复制碗,长出一张嘴巴。

  “……”爆豪神色复杂地看着面前那一根张着嘴巴的肉//////柱,最终没有作声,凑上去吻了一下那张猎奇的嘴巴。

  之后他又被口田甲司吻了下闭住的眼睛,被砂藤充满着甘甜的嘴唇亲了下脸,然后和笑的很无奈的尾白亲了亲鼻尖。

  爆豪从尾白面前退开,扭头一看,只剩下三个人了。

  一贯面色温和的绿谷出久已经失去了笑容,大眼睛竟也不害怕地直视他,爆豪走过去,皱了皱鼻子,心想随便打发一下吧,谅他也不敢凑过来。

  “轮到我了吗,咔酱?”爆豪听见他一贯弱势的幼驯染这么说,还没等回复,突然被一双有力的手攥住了腰,对方凑了过来,软绵绵的头发搔的他鼻腔发痒,可他却没法挣脱。

  灼热的唇齿凑过来,满怀毅力地闯入他的齿列,湿/////滑的舌头不怕死地伸进来,舔//////舐爆豪甜滋滋的舌头。爆豪皱起了眉头,却未挣开,任由对方在他嘴巴里逞凶,他强忍着不耐,被执拗地亵///玩上颚和敏感的口腔。爆豪脸色红润,被吻得脊椎发酥,他推了推绿谷,示意可以结束了,对方却一丝不动。

  这个臭小子……爆豪皱着眉头,推拒的力量加大,可对方也加重了力气,硬掰着他的腰来吃他的嘴。

       够了吧。爆豪心里想,他被吻得有点发麻,像被抚摸似的,唇齿纠葛间仿佛带了静电,把他激的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。他试图扭过头拒绝,手底也聚起热度。绿谷瑟缩了一下,感受到十分的危险,才依依不舍地离开爆豪被吻得发肿的唇。

  “……咔酱”他切切地叫着,温吞的绿眼睛很亮,让身旁的青山优雅有些胆怯地退了两步。

  “……松手”爆豪擦着嘴,忍无可忍地说,可绿谷却没有动弹。

  爆豪挣了挣,发现腰间禁锢的手臂力度不小,凶狠地觑窄了眼睛,这才察觉到腰间慢慢散开的力道。

  只是还没等他离开,另一双手臂突过来,不容置疑地捉住他。轰焦冻凑上来,没说话,衔住他被吻得红肿撅起的嘴唇深深地吻下。

  连续被深吻的爆豪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细小的呜咽,让人听了心跳连连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都不讲话了,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被亲吻的爆豪。这是他罕见的苦手,又不知为何十分勾人,搞得大家心里都痒痒的,像是有小猫爪子在挠。

  爆豪脸色绯红地睁开眼,对上轰迷茫又清澈的眼,才有些气闷的发现——这家伙姿势做的很帅,结果根本不会接///吻啊。

  干脆就这样好了,爆豪在心里默默地想,却忍不住咬着对方的舌头吸了一下,这下子算是打开了轰的某个开关。轰焦冻贪婪又细致的、像鲸鱼似的张大嘴巴,想要把他的嘴巴包住,然后寸寸舔舐他的口腔,以一种稳健而偏执的力道深吻他。爆豪有些受不了这样不像话的入侵,被吻///肿的唇拢不住唾液,湿淋淋地滴//下。爆豪足足被吻////到头晕,才一掌推开了轰结实的胸膛。

  被大家亲吻后的爆豪胜己满脸红////晕气喘吁吁,怒瞪了一圈神色各异的同学,然后一把抓住嘤嘤逃跑的青山优雅,恶狠狠地亲了一口,然后气势狠绝地嚷嚷了一句——

  “这就行了吧,混蛋们!”

  —END—

评论(41)
热度(1113)

© 快落nacci | Powered by LOFTER